现金投注_赌博现金投注—澳门皇冠现金娱乐官网注册-澳门网上在线博彩现金投注大全 資訊 銀行 保險 房產 汽車 企業 科技 教育 健康 文化 區域 投資 專題

登陸 | 注冊 | 现金投注 | RSS

首頁 > 企業 > 企業動態 > 正文

山東企業領導力盤點:何必唱衰山東!

加入收藏 2018-02-05 11:17:08 來源: 熱度:0 /
山東企業領導力盤點:何必唱衰山東!來源:魯網你若問外省人對山東的印象是什么?大部分人可能腦海里涌現的是煎餅卷大蔥,層次高點的可能是
山東企業領導力盤點:何必唱衰山東!

來源:魯網
你若問外省人對山東的印象是什么?大部分人可能腦海里涌現的是“煎餅卷大蔥”,層次高點的可能是“孔孟之鄉”,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青島也是山東的一部分。



  據ET財經觀察報道,昨日,山東兩會正式閉幕。新舊動能轉換成為最核心的話題。

  政府工作報告中有幾個消息和數字非常亮眼:

  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得到國家正式批復;新動能企業增加1.9
萬家,增長37.2%;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占比達到35%;GDP首次突破7萬億,五年邁過兩個萬億臺階。

  正是這種底氣,讓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省長龔正將未來五年山東經濟的發展目標定為“新動能主導經濟發展新格局”。

  這對“山東會不會是下一個東北”的論調無疑是一個有力的反駁。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還有一個問題關注度更高:

  “粵蘇浙”到底誰更有前途、到底哪里的老百姓更富有、到底誰的GDP注水等等一系列對比。

  這種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對比與忽視,其實是外界對山東了解不深入、不全面的一個縮影。

  你若問外省人對山東的印象是什么?大部分人可能腦海里涌現的是“煎餅卷大蔥”,層次高點的可能是“孔孟之鄉”,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青島也是山東的一部分。

  形象認知都如此偏差,遑論經濟認知呢?


  由“認知偏差”而造成的“山東衰落論”也正是由此而生。

  

  莫用“比爛”思維

  唱衰實體經濟轉型升級關鍵期的山東

  在全世界都轉型升級的背景下,陣痛是誰都無法避免的。

  所以,尋找經濟增長的希望和生機才是解決問題之道。

  從這一點出發,我們可以看到,山東多元的經濟結構和堅實的制造業、
農業等實體經濟基礎,是南方發達省份所不具備的。
  北有油田,南有煤礦,西部是中國傳統農業基地華北大平原的一部分,東部有全國最長的海岸線和優良港灣,與日韓距離之近如同近鄰。這使得山東既是農業大省、也是工業大省、能源大省、旅游大省,同時外貿航運發達,外資經濟繁盛。

  經濟的多樣化和南方幾大強省形成鮮明的對比,也讓山東的經濟更有內生力。如果看歷史數據,你會發現,山東的GDP自1980年以來,從未跌出過前三,甚至曾經連續位居全國首位。

  因此,僅僅從一兩個行業或者企業遇到的困難就預測山東的衰落顯然有失公允;而從宏觀數據來看,山東畢竟是全國三十多個省市里僅有的六個有財政盈余的省份之一,這和東三省明顯隔著好幾個檔次。至少目前來看,“山東衰落論”是站不住腳的。


  對于山東來說,最大的“生機”就是新動能、新經濟的蓬勃發展。

  有人說,山東就沒有強大的互聯網企業,談什么新經濟?這里要澄清一個認知:沒有互聯網,不代表沒有新經濟、沒有高端產業,二者絕非同一概念。

  這種錯誤認知的根源在于忽視了中國經濟的癥結所在:不是互聯網不夠發達,而是實體經濟需要轉型升級。

  轉型和升級,這兩個永遠抱在一起的詞匯,代表了兩種道路:“轉型”是指變換更高級的產業形態,“升級”則是不斷邁向產業鏈的最核心和高端領域。這兩種道路相輔相成,是企業向上發展的主要道路,更是讓實體經濟步入高端的必由之路。


  如果實體經濟能夠成功轉型升級,那么有沒有超強的互聯網企業真的沒那么重要。

  更何況,互聯網的線上紅利已釋放殆盡,正在由虛入實,以實體經濟為基礎,以物聯網和智能制造為核心的一輪更大的變革已經到來!

  這正是山東的強項所在!


  拿兩對很有意思的企業作為例子,一對是海爾和海信,一對是重汽和濰柴。這兩對企業放在一起有說不完的話題,它們之間有激烈競爭,也促使著對方變得更強,均通過不斷的轉型升級,成為所在行業的領軍企業。

  這種在市場上真刀真槍干出來的企業,遠比銀行、證券、房地產更能代表經濟健康度。

  


  模式轉型的海爾與產業轉型的海信

  先說海爾和海信,按照大家的印象,我們可以暫且稱它們為“賣冰箱的”和“賣彩電的”。

  但是,我卻要說,它們絕對是實體經濟轉型的杰出代表。

  《振奮13億人!中國未來的命運要靠它們!》一文中曾提到過海爾的互聯網化轉型。張瑞敏是個有大智慧的人,他在中國消費品尚顯缺乏、市場供不應求的十幾年前,就提出了以客戶需求為導向的“流程再造”和“人單合一”,致力于將海爾打造成為生產要素自由流通組合的平臺,而互聯網恰恰成為承載張瑞敏管理理念的最佳容器。

  所以你看海爾對外與阿里巴巴戰略合作,大力發展日日順物流和金融服務平臺,對內打破原有管理架構,全力推行“人單合一”。張瑞敏的海爾注定不會僅僅是一家家電企業,它的互聯網化和平臺化轉身是必然的。更強于互聯網企業的是,海爾不僅僅開放了網絡的營銷力,更把自己強大的制造力搬到網上共享。

  換句話說,海爾做的,不是像電商把互聯網作為商品交易的渠道,而是將互聯網作為生產要素與客戶需求完美契合的通道,這正是智能制造所要求的。所以,你看到海爾的產品中有著各種基于物聯網、大數據甚至區塊鏈等信息技術的產品,它們代表的就是新時代的工業品,它們背后就是新時代的制造業。

  海爾也因此吸引了世界最知名的管理學者們的關注和研究,成為互聯網時代全球超級企業如何轉型的最佳樣本之一,而這種管理文化的持續輸出是目前絕大部分中國企業做不到的。

  2400億營收的世界白色家電之王,今年雖然被美的、格力的鋒芒掩蓋,但看看海爾平臺孵化的游戲筆記本第一股雷神科技,創造了成立3年營收20億的神話時,又有誰能忽視這個巨人轉身之際帶來的無限“生機”呢?又會有多少個海爾兄弟如雷神般誕生、成長?

  


  對于海爾來說,海信并不算個吵鬧的鄰居,雖然雙方在家電領域經常大打出手,但是兩家在“白電”和“黑電”領域各領風騷,一時瑜亮,成為山東制造業的兩棵常青樹。

  海信的低調在業界是出了名的,哪怕成為世界彩電大王,哪怕收購了東芝電視,海信也遠不如長虹、TCL讓你熟知。如果不是近日海信董事長周厚健當選2017經濟年度人物,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做電視的海信已然做起了智慧物聯網的生意。

  上一次,周厚健當選中國經濟年度人物還是因為他帶領海信在彩電領域取得的成就。兩次當選之間,海信已悄然轉型;兩次當選,同樣證明了海信從家電到物聯網轉型的成功。

  如今的海信,在城市智能交通市場和商業POS機市場的占有率都是全國第一,寬帶接入網的光模塊市場占有率是全球第一,醫療顯示設備和CAS(計算機輔助手術系統)成功進入了全國最著名的30多家三甲醫院。這些家電之外的新業務對海信的利潤貢獻現在已經接近“半壁江山”。這就是海信在智慧物聯網領域的轉型成績,不僅僅是在自己擅長的家庭市場,更擴展到商業和公共服務的領域。

  一家to C的公司,能夠堅定的轉型把to B的業務做得如此之好,還沒把老本行拋下,這在世界上都是罕見。要知道,兩者對技術能力的要求不可同日而語。海信轉型的背后,也正是得益于周厚健低調務實的技術派特性給海信帶來的創新基因。技術創新驅動,這在當前的中國尤為重要,也是以商業模式創新見長的大部分互聯網企業所缺乏的。

  互聯網化的海爾和物聯網的海信還在賣著冰箱和彩電,但他們不是新經濟的代表嗎?

  


  制造力升級的重汽與產業鏈升級的濰柴

  延續上面的思路,這兩家企業分別是“做卡車的”和“做柴油機的”。

  這兩家傳統制造企業,在智能制造、新能源、無人駕駛等產業革命疊加來襲的今天,是如何不斷升級的呢?

  中國重汽把制造力練得更加精純。2009年,重汽與世界頂級卡車巨頭德國曼公司開展全面戰略合作,開始了“洗經伐髓”般的全面再造。他們對標的不僅僅是世界最先進的發動機和總成技術,更是將其研發、制造全流程管理能力和標準引入重汽。

  如同當年華為引進IBM重塑管理流程進而稱雄通信行業一樣,中國重汽將曼的管理精髓融入自身的系統,并不斷改進,重塑曼技術,將其代表的德國制造DNA植入重汽,最終形成具備中國特色的“中國重汽曼技術”,基于這一平臺的產品成為中國重卡行業實現高端替代的代名詞。

  這種內省式的德式改造,更推動重汽率先向工業4.0的目標邁進,在重卡智能制造方面走在了全國的最前列,實現了生產制造的智能化、質量控制的智能化、德國4.0裝備技術的智能化以及曼發動機生產過程全自動裝備智能化,在業內首家對旗下所有零部件通過二維碼從生產開始到最后報廢的全過程管控。

  在智能駕駛領域,我國首次投放市場運營的Ⅰ代智能卡車便由重汽研制,標志著中國智能卡車正式從實驗室走上了公路,實現了高端技術的商業化。

  在新能源領域,重汽作為我國最早開發生產天然氣重卡的企業,2017年銷量同比增長六倍,市場占有率達到20.8%。更為環保的氫燃料領域,重汽自主研發的氫燃料碼頭牽引車也已經試制成功。

  


  2017年底,重汽迎來換帥,接替中國卡車行業傳奇馬純濟的是原濟南重工集團董事長王伯芝,他在帶領濟南重工抓住軌道交通風口實現產業升級中所展現出來的企業家特質和創新能力,無疑將引領重汽在未來十年邁向一個更高的臺階。

  與重汽不同,濰柴走的是一條聯合擴張、掌握全產業鏈話語權的道路。

  收購湘火炬實現借殼上市,買下陜西重汽向終端突圍,入主亞星滲入客車領域,國際并購拿下先進企業林德和凱傲,濰柴構建起以發動機為核心,涵蓋變速器、車橋、關鍵零部件直至整車整機的全產業鏈布局,形成了自成一體、互為支撐的研發和產業體系。這種產業協同能力和話語權,在企業向高端技術和產業躍進的過程中尤為重要。


  

  2017年,濰柴集團收入突破2000億元大關,利潤超過100億,這在實業凋敝的中國實屬不易。如無意外,挺進世界500強已成定局。

  這是被業內稱為“譚大膽”的濰柴董事長譚旭光20年的帶隊成績,他卻在業績發布會上直言“危機被繁榮掩蓋了”!居安思危的他,在能源革命之際,定下了一個全新的目標:實現從一個柴油動力領先者向新能源動力引領者的轉型升級。

  濰柴投入20億與世界三大權威汽車發動機研發機構之一的奧地利AVL公司共同建設未來科技創新中心;與德國博世共同研制生產氫燃料電池;與加拿大西港燃料系統公司合作開發新一代天然氣產品并在中國制造,還在法蘭克福、東京、芝加哥分別設立了科技創新中心針對新能源發動機、電池進行技術研發、探索,并規劃投資500億建設山東最大的新能源動力產業園,再造一個千億級的新濰柴。

  不斷升級、掌握核心科技并與時俱進的重汽與濰柴,還在賣著卡車和發動機,它們不是新動能的代表嗎?

  山東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隱形冠軍”

  如果說前面的例子都是大企業,不能全面說明情況,畢竟哪個省拿不出一兩個裝點門面的明星企業呢?

  那么,我們下面的這組數據所代表的意義則遠超數據本身。

  這就是被譽為“隱形冠軍”的制造業單項冠軍。它代表著全球細分行業最高的發展水平、最強的市場實力,是制造企業的第一方陣、“中國制造”的排頭兵。

  在這一關鍵數據的對比中,山東排在了全國第一,總量達到43家!浙江省38家排第二,江蘇省33家排第三。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隱形冠軍”重點分布在高端裝備、新材料、食品、電子信息等產業領域,戰略性新興產業企業占比達到60%以上。

  比如,研制生產輪胎模具的山東豪邁科技,年產銷量達20000套,是全球第二名韓國SAEHWA公司的2倍,是國內第二名巨輪智能的4倍,穩居行業第一,輪胎模具產品國際市場占有率達25%,國內市場占有率達50%,是世界輪胎模具行業當之無愧的領軍企業。

  還有比這更能讓人看到經濟上行的希望嗎?

  如果說互聯網企業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引擎,那么,這些隱形冠軍就是中國經濟脫虛向實、中國制造突破高端的“火種源”!

  說到這里,至少從經濟層面,大家能夠對山東有一個更加全面的認識。

  當然,山東很多問題也是客觀存在的,經濟活躍度、人均收入、商業環境等相對南方發達省份還有一定差距。而以“群象經濟”著稱,又使得以能源、化工、鋼鐵、大型制造等重工業為主的山東大企業極易受行業和政策周期性影響,同時又占據了過多的社會資源,進而導致民營及中小企業發展不充分。

  這些問題在經濟轉型升級時期尤為明顯,更是這次調整山東需要向廣東、浙江學習提升的地方。山東此次兩會發布的山東新舊動能轉換工程的一系列措施,正是由此而發!

  有這樣的基礎,解決了這些問題,抓住“實體經濟”轉型升級這個牛鼻子,山東經濟不但不會崩潰,更應再上層樓!

  


  山東

  也許沒有站到互聯網的風口,

  也許沒有虛擬經濟的繁榮。

  然而這種“虛”弱,

  更有利于山東的“實”強!

  山東政府對落后產能的壯士斷腕,

  對新動能的吐血投入,

  山東實體經濟近乎頑固的轉型升級,

  將成為中國“脫虛入實”的樣板。

  有人說,山東真的窮,

  那要看從什么維度對比了,

  山東二胎出生率全國第一,

  發達有錢任性的北上廣敢生嗎?

  老百姓已經用實際行動給了答案。

  每個區域都有每個區域的特點,

  每個省市都有每個省市的希望,

  誰都不可能那么全面。

  正所謂:

  濃綠萬枝紅一點,

  動人春色不須多!

  (轉載自微信訂閱號:ET財經觀察)
相關熱詞搜索:山東 領導力 企業

頻道總排行

现金投注